热门搜索:

太史慈和文丑看到马岱和甘宁两人上到城头两人心里还是可以说两个

时间:2019-05-01 15:45 文章来源:互联网

  周瑜也知道,鲁肃有他自己的法,那么自己去操心这个事儿有什么用呢,确实是没用。<strong></strong>∈╦,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对于曹真和鲁肃说什么了的这件事儿,真要说起来,只有鲁肃自己去和自己主公说,效果才最好。至于说其他人,哪怕是自己去说,其实都不太好。要不然的话,就和如今一样儿,自己主公也不清楚到底曹真说了什么,周瑜倒是认为,如此的情况更好。
 
    是,就因为他了解自己主公,也算是了解鲁肃,所以周瑜才认为这么样儿的情况,应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毕竟周瑜自然也是知道一些东西的,自己主公当然,他是信任鲁肃,可是……反正周瑜清楚,还是自己什么都不说,连鲁肃自己他都没说呢,因此,就这么样儿,其实挺好。而就因为自己主公的信任,因此,这个事儿未必就是什么不好的事儿,反而他也
 
    认为不错。毕竟在自己主公的眼里,虽说是信任鲁肃不假,可终究他认为鲁肃和自己,那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至少周瑜明白,自己和孙策,是生死兄弟,而在孙策看来,鲁肃肯定不
 
   
 
    是生死兄弟,不过却也是个忠心的属下,这倒是没错。所以孙策的眼里,周瑜和鲁肃自然是不同的,因此,这很多事儿的对待上也不同了。尽管孙策对周瑜也好,是对鲁肃也罢。他都是无比信任的。但是有些东西,终究是不同的。这个没有办法,不可能什么都一样儿了。
 
    樊城,刘备的一番表扬下来,不管是太史慈、文丑,还是说魏延,其实心里都是很爽。之后三人告辞,众人也都相继告辞,然后各回自己的住所去休息了。不过虽然人都一样儿,都离开了。但是每个人的法,那还都是不同的。比如说太史慈文丑,他们两人的法自然就是守住樊城,抵挡得住凉州军的疯狂进攻。至于说魏延,和他们确实还有不同,他是继续
 
    表现,为自己找好后路,这才是他的最终法和目的。而太史慈和文丑,显然就不是这么个法。至于说其他人。也都是各有各的法,有人比较相似,但是大多还是不一样儿的。
 
    毕竟和魏延法差不多的人,也不是没有。而和太史慈他们所相同的,那自然也不会缺。
 
   
 
    怎么说刘备手下也不可能都是一个法,要不都给他尽忠了?那可能吗。也不可能谁都投靠其他人,这倒也不是。所以说还是。各有各的法,也就是如今刘备汉军还能挺着。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有兖州军和荆州军帮衬,这算是在凉州军强攻之下,有着那么点儿优势。可有朝一日,如果樊城真破了的话,估计有人是要为刘备尽忠,可也有人,就是大难当头各自飞了,没啥大不了。
 
    而有些东西,甚至有些事儿,有的人,刘备其实还算很清楚的。不过如今正值有人之际,而且就因为凉州军都那么强攻樊城,这己方内部肯定不可能不和谐,所以刘备知道,他也不会多说什么。至少他是清楚的,这在自己还没彻底败亡的时候,那些有点儿活泛心思的人,基本上还不会做什么。当然了,如果是相反的话,那么保证,有人估计早就投靠别人去了。
 
    当然最后是投靠凉州军,还是兖州军,甚至是江东军,这个自己确实也不清楚,反正有人肯定要离开汉军,各奔前程。对此,刘备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至少他认为,自己要是他们的话,其实自己到时候也会如此做。只是他不得不认为,自己的所所为,其实还是不够啊。
 
   
 
    要不然的话,他认为也是不该出那样儿的事儿,不过肯定都是不可避免的了。凉州军的再一次进攻,太史慈三人严防死守。马岱和甘宁两人依旧是咬着牙,硬着头皮带兵往上登。对于他们来说,城头的是强敌,可己方也不是吃素的。只要己方的士卒上去更多,那么城头的汉军、荆州军和兖州军的优势也就不那么明显了,甚至干脆就没有了。可如今的己方,却还
 
    是做不到那样儿。可虽说是如此,可并不代表两人就不往那个方向去努力了。对他们来说,这能破城的机会,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如果说城头的太史慈三人,确实是比霍峻强,而他们还比江陵的时候多了兖州军在城头。可哪怕是这样儿,对马岱和甘宁他们来说,压力是增加了些,可同样儿,两人是真认为己方也并不一定就破不了城。也许一时间的话,确实是不行,
 
    可时日久了呢,最后还是己方能破了樊城。除非,除非是兖州军或者江东军和汉军一样儿,和己方死拼,那样儿的话,可真就不一定了,但是如果不是那样儿的话,己方为什么破不了
 
   
 
    樊城?马岱和甘宁两人是再一次对视了一眼,基本上面对如此强敌的时候,两人都在先在城下对视一眼。那意思也很简单,无非就是给对方以鼓励,当然了,肯定也是鼓励自己了。
 
    然后两人便是用了最快的速度,登上了云梯,带着士卒向樊城攻去。而城头的太史慈三人。可以说太史慈和文丑,那心情自然还是不错的。就是之前之前的表现,之后又让自己主公表扬了。而魏延却是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对他来说。他认为刘备的败亡,那是迟早的事儿,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罢了。而如今来看,还是那话,好像自己也没有引起曹操或者马超他们的
 
    重视,这绝对不是魏延要的。对他来说,魏延还能不清楚吗,这自己主公败亡后,自己投靠谁。和在之前曹操马超他们就重视了自己,这显然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而他魏延魏文长,自认为本事不弱于人,可显然,还是没能引起他们的重视啊,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魏延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骄傲,所以他清楚,自己必须要在樊城城头上表现出比太史慈他们
 
   
 
    还要强的一面出来,要不然的话。是能看重你?太史慈和文丑成名都比自己早,前者是在诸侯讨董的时候,汜水关下,就已经成名儿了。另一个更是早在河北。就已经是鼎鼎大名的人。而他魏延,之前不过在荆州军中有点儿薄名儿而已,比那个时候出名。是以为自己投靠了刘备的汉军,所以和太史慈文丑他们。确实是不能比的。所以此时的魏延,是比之前还要
 
    急于表现。而太史慈和文丑。他们确实还不是那么太明白,怎么魏延这又变成这样儿了?比之前更甚?不过虽然如此,但是魏延所所为,却是应和了他们两人的心思。两人自然是都希望己方能守住樊城的,所以如今看着魏延这样儿,他们自然是满意。因此,他们觉得连魏延都年那么拼了,自己两人自然也不能示弱,因此,他们也是比之前更甚,对付城下的凉
 
    州军,尤其是马岱和甘宁。尤其是昨日他们还受到自己主公的表扬了,因此太史慈和文丑都觉得,自己两人肯定得对得起自己主公的表扬啊。更何况,两人都有着不服输的心,所以他们是不会认为他们比魏延还要差的,那是肯定不可能。因此,他们有了如今这样儿的为,
 
   
 
    而倒霉的,那就只能是城下的凉州军和带兵的马岱和甘宁了。本来按照平日里的情况,马岱和甘宁这都带兵进攻这么多时日了,就算是一次两次被对方给打退,那么第三次总能上到樊城的城头来啊。不过今日却是没有得逞,和刚开始的时候一样儿,三次了,两人都没能上得了樊城的城头。对于两人和凉州军的士卒来说,这绝对是一个耻辱的事儿,让他们深以为
 
    耻。而马超他们在后面一看,他也是不得不在心里打鼓,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如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本来的吗,己方进攻是激烈,可敌军防守一样儿是凶猛啊,因此,这在太史慈三人带领下的汉军、荆州军和兖州军,他们防住了己方,也没什么意外的。不过如今这个时候,这又是三次没上去城头,这不得不让马超心里感到不爽,
 
    说起来这绝对不是马岱和甘宁不行,两人也不可能不行。只能说是今日太史慈他们三个,太猛了!如果说他们****都是如此的话,这己方还不一定要损失多少呢,马超可不这样儿。
 
   
 
    不过哪怕如此,马超也没有一点儿说要退兵的意思。对他来说,这马岱和甘宁这今日一次都没上去呢,自己显然是不可能鸣金。如果说是刚开始进攻樊城的话,自己收兵,那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马岱和甘宁都能理解,己方的士卒也都能明白。可如今这都已经进攻樊城多少时日了,可以说再一次没上到城头就让士卒鸣金,不说马岱和甘宁对自己可能要有点儿意
 
    见,就算是己方的士卒,也一定会有所怨言的。对马超来说,他是绝对不看到己方的士气低落,所以是绝对不允许发生这样儿的事儿。如果说是没有办法了,那么他也是无奈,那什么都做不了。可如今是有办法不让那样儿,那么马超自然是不可能让己方的士气往下降,那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主公要去做的。而对他来说,是绝对不会那样儿的,所以不可能这个
 
    时候让士卒鸣金。而郭嘉显然是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所以哪怕他也不认为己方会在今日占到什么便宜什么优势,可他确实,他也不会让自己主公鸣金收兵的,那样儿对己方是更没
 
   
 
    什么好处了。马岱和甘宁两人的第四次进攻,终于是上了樊城城头。到了城头,他们两人也算是松了口气。毕竟之前已经是很丢人的了,这要是第四次也被人家给逼退的话,那么就算自己主公不让士卒鸣金,他们两个也不好意思再带兵进攻了。是,他们都承认太史慈三人
 
    的本事,可马岱甘宁他们认为自己两人,那也不是好对付的。至少在己方大大小小战斗几十场,可也很少有怎么憋屈的时候,结果到了樊城,却是比之前在江陵都让人憋屈,这确实是让两人难以接受的。如果说之前的那些时日,都是这样儿的话,那么两人可能也不至于是
 
    如此法。不过除了刚开始的时候之外,之后哪日两人不是带兵上去了,所以……这今日之前连续被人家给逼退了三次,确实是让马岱和甘宁觉得颜面无光。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奇耻大辱啊。u**
 
 
第九二六章 凉州军攻城受挫
 
    不过还算好的就是,如今他们两人终于是带兵上来了。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可不是吗,之前最开始的时候,如果说他们两人还着能早破了樊城,可连续被城头的太史慈他们给打退了三次之后,马岱和甘宁这个时候的法就有所改变了。从最开始要破樊城,到了如今要带兵上到城头,这个变化不可谓是不小,可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啊,如果说两人不这么的话,肯定也是不现实的。
 
    别的时候都不说了,就说今日,你连城头都上不去,那么还何谈带兵破城呢?所以……
 
    而城头的太史慈他们,除了魏延之外,太史慈和文丑看到马岱和甘宁两人上到城头,两人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可以说两个人对于守城,那确实是没有霍峻厉害。可架不住他们的武艺要超过霍峻一大截呢,所以马岱和甘宁上来了,他们心里反而是有些高兴,比之前逼退他们更加满意。毕竟之前只能说是守城方面的建树,而马岱和甘宁两人上来,自己两人自然就是
 
    用超过他们的武艺,给他们打退下城池。而对于久经沙场的老将来说,他们显然还是希望
 
   
 
    这个。太史慈和文丑,直接就对上了马岱和甘宁。或者说,其实他们两人上来之后,也是和之前一样儿,都是找太史慈他们两个,而没魏延什么事儿。马岱和甘宁确实是不知道魏延的一些法,要不然的话,就算是让汉军的内部不稳定,他们估计也得去找魏延来对战一下,而不是直接就奔向了太史慈和文丑。其实马岱和甘宁,他们终究是没有什么太多太高太大的
 
    谋略,很多东西。也并不是他们两人能看得出来的。因此,如今这样儿的情况,也不能怪他们了。只能说在他们两人的面前,魏延还没流露出什么来。只是这要表现的样儿,还是比较明显的,也确实,他是乐于表现自己,这个倒是没有错。而依旧是太史慈一刀奔向了马岱。而文丑也是提刀对上了甘宁,魏延还是带着己方和荆州军包括兖州军的士卒,对付城头
 
    和城下的凉州军士卒。他是不,可还是那话,没有办法啊。如果真要是能对付马岱和甘宁,他自然不会选择这样儿了,不是吗。所以还是太史慈和马岱战在一处,文丑和甘宁,最
 
   
 
    后是魏延带着己方士卒,对付凉州军。太史慈武艺是比马岱要高。所以马岱虽然是支持更久,可现实却是再一次打击到了他,没几下,就让人给打退了。哪怕这是在步下,但是武艺的差距,却不得不让马岱下了城头。<a href="http://www.mianhuatang.cc" target="_blank">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a>关键是不单单只有太史慈,如今还有城头的那些士卒,本来他就不是太史慈的对手,所以再加上那些士卒,这就绝对不是马岱所能抵挡得住的了。
 
    至于说不远处的甘宁。他也是和马岱一个待遇,没办法,要能在太史慈和文丑的手下多坚持几个回合,那么就只能是让己方凉州军上到城头的越来越多。多的最后比城头的人马多,估计也就是那样儿,才能算行。马岱和甘宁被打退,城头的凉州军士卒是更加倒霉,毕竟之前只有魏延一个,他带兵城头的士卒对付凉州军上到城头的人马。可如今的太史慈和文丑也
 
    是有了空闲。所以他们是悲剧了。马超在后一看,赶紧是让士卒鸣金,“快,鸣金!”“诺!”“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凉州军这边儿在马岱和甘宁下来后,马超便赶紧让士卒鸣金了,这不鸣金也不行了。他不认为马岱和甘宁今日就再也上不去城头了,只是那肯定是要费
 
   
 
    点儿劲。毕竟之前是个什么情况,马超都看在眼里。而且也不得不说,不单单是马超认为这个时候该收兵,就算是郭嘉,他也是这么个法。毕竟可不仅仅是马超看到了对己方没利,郭嘉也早就看出来了。不过他也清楚,先不说自己主公根本就不同意直接就收兵,二也还是,在马岱和甘宁没上去樊城城头的时候就鸣金的话,对己方的士气确实是不利,因此,他确实
 
    就什么都没说。不过如果说刚才自己主公还不让收兵的话,那么郭嘉就要开口了。不过还好,自己主公显然也是这么个法。在马岱和甘宁上了一次城头后,他直接就让人鸣金了。郭嘉认为,这就是当断则断,要不然的话,不断肯定是要反受其乱的。他是知道自己主公是个果断干脆的人,但是哪怕如此,可也不代表自己主公每一次他都能当断则断吧,如果说真
 
    是这样儿的话,郭嘉认为很多事儿自己主公也不用问自己了。可不是吗,自己主公之所以问自己,不单单是要听听自己的意见,很多事儿更是让自己给他决断一下,就是这样儿的。
 
   
 
    而郭嘉呢,也是很能做好这么一个角色。可以说其人是绝对能给马超做决断的人,而且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错误,是对己方这个时候最好的打算,这就是郭嘉的本事,马超也是很信任。
 
    没一会儿,马岱和甘宁带兵回来了,当然了,因为今日的战事情况,两人的情绪都不那么高。可终究是久经沙场的大将,经验丰富,所以自然不会在己方士卒的面前表露太多什么的。至少凉州军士卒基本上都看不出来两位将军有什么低落的情绪,看着还和之前没什么太大区别。但是这也就骗骗不怎么明白的凉州军士卒,可要是瞒过马超还有郭嘉他们的双眼,确实
 
    是不容易了。要是马岱和甘宁有那本事。如今也不至于是这样儿啊,还能在樊城这么鏖战吗,显然肯定是有所突破了吧。马超看到两人这样儿,他虽说是当主公的。可也不好多说什么,所以只能还是一摆手,然后让众人跟着他回营,什么都不能说,也只能是这样儿了。对他来说。有什么话,那么自己这些人到大帐内去说,不用在外说什么,毕竟这么多人呢,有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